用户名:  密码:
兄弟在线   

标题:情义永恒 第三十三章 早上起床还赖床 话语疯癫升国旗

作者:agui005 来源:http://www.xdlmn.com 时间:2011-04-10

                         第三十三章 早上起床还赖床 话语疯癫升国旗
 
 由于某种压力,自觉与不自觉地就撑开了眼皮,或许是长期受到学校的作息的影响,阴差阳错般地醒了,用手揉了几下眼圈,转过身从枕头旁边拿起手表看了看时间:5点10,还有半小时才到起床的时间,可洗漱间里隐隐约约地传来口盅叮当作响,还有水流的声音,不用猜就会知道是那几个好学生了。从客观上说:我们晚上说话打搅了他们休息,然而早上却是他们打搅我们休息了。但从某种角度上看,这种早晚互相打搅的矛盾却也形成了一种不可磨灭的互动,然而每每想到早睡影响晚睡和早起带动晚起,从这点我还是起了包容的态度以至于要感谢他们的的良好习惯,因为我自己也赖不掉是一个早起的家伙,为了生活,不得不逼自己。明知道是被生活强奸,但又有什么办法呢?难道把生活告上法庭?到时候还不是让生活无罪释放,还不是照样被生活强奸。人强奸人可以用人为的法律去对付人,但是,要是被生活强奸了,人在生活面前就显得速手无策,毕竟,人是逃不出生活这个圈的。

    好学生出去了,寝室又静了。我也想早起的,可想一想,还是休息才是最理想的选择。争这几十分钟难道就真的会发财,真的出人头地?学习是要讲效率的。况且今天是星期一,要升旗的,就算是早到教室几分钟,那又怎样?坐不到屁股暖就得出来,学习被中断,有个屁用。想着想着又是一场无底头的梦,起床的铃声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地自鸣:“哈哈,一群傻瓜,这下爽了吧!”

    听着不堪入耳的铃声,我想起了89年,我们村与隔壁村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武装斗争,我只记得我们村好多人受了伤,包括我的叔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个村陷入仓促的躁动,和我老爸的那一辈有的拿扁担的拿扁担,抗锄头的抗锄头,拿刀的拿刀,吆喝着喊打喊杀的,整个村子的上空被一层厚厚的愤气笼罩着。老人,妇女,小孩个个露出恐慌的面孔,看着妈妈焦急的样子,当时我都哭了,我不是害怕,不知道是怎么的,小孩子看到大人们急就想哭。那时,老爸一回家就发火:“哪个敢搞?想死的啊?拿刀来!”说完就自个拿了一把菜刀急冲冲走出家门,当时妈妈就上前劝阻老爸不要去,可老爸就是不听,从那时起我就对老爸产生了急强的佩服和尊敬甚至有点害怕。临走前老爸还特地叫我们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门,村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没人呆在家,后来老爸他们回来了,幸好没有遇上别村人并交火。后来梢大一点,老爸告诉我们事情发生的原因了:哨子吹出的祸。我们村吹哨子本是开会,隔壁村就以为是我们集合要打架,于是他们便喊人集合把正往修桥去的我叔叔那一路人给打了,十多个人就这么被砍的砍,捅的捅,接着我爸他们就发火要报仇,于是就如同上所述了,可老爸他们去找人的时候并不见隔壁村人了,原来他们换了方向,从另一条路走,不过他们又遇上全州来帮修桥的几个人,他们就以为是我们村人,因为那几个全州人都抗着锄头,接着他们就开始动武了,结果有一个全州年轻人跑不了就这么活活被打死了。想起来也停郁闷的,从那时候起,我们村里的人打架可就天不怕地不怕了,说起打架一提起我们村,方圆百里都没人敢对付的了。所以,我已经养成了对学校的铃声有一中神经质的听从,那铃声似魔鬼的驱使般不得不有点紧张。

  想着我就发笑,拍了拍床,伸了个懒腰:“东方的雄师醒起来了!”

  “我他妈的还活着,哈哈!” 阿会翻身起床掀起蚊帐道。

  被阿会这么一闹,每个人都大笑起了床。

  只有阿贵起了床还坐在床上愁眉苦脸的。我捏完牙膏走到阿贵的床边,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之后又摇了摇头,然后用手狠狠地垂了头部两下。

  “阿贵,怎么了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沈君,我做了个梦,不知道当不当讲?”阿贵又是一叹气道。

  “什么梦啊?说来听听。”我一本正经道。

  “你可要老实回答我啊,我好害怕啊,不知道这样会不会犯法?我告诉你,我昨晚梦到我欺负她了,怎么办啊?”阿贵害羞又紧张道。

  “什么?你怎么欺负她的?”我故意装着很在意的样子。

  “我……我……我把她给亲了一口,然后……然后……就……就……”阿贵吞吞吐吐,神若呆鸡,一边说还一边不自觉地抓了抓头道。

  “就怎么样?”我急不可待地追问下去,我应该猜到他做了一个什么梦了。

  “然后就,反正是我欺负了人家,我问你,我这样会不会犯法?会不会对不起她啊?”阿贵正经道,从他的语气以及神态来看,十有八九是内疚。

  “哼哼,阿贵这下你可惨了,明知故犯----罪加一等,肉体犯罪是最低级最下流的,如今你却上升到了精神犯罪了,这可比坐牢还要严重,我看你等着一辈子缚上精神枷锁了。”老牛语气得意道。

  我本想安慰他几句,哪知阿会抢了话:“我说阿贵,一大清早的你发什么神经啊!”

  “阿贵,那你可就惨了,连做梦都想,我看你完蛋了,干脆!我建议你到学校对面的天骄法郎里去一躺吧!”阿狗道。

  “别听疯狗乱叫,阿贵,赶快去漱口,一会就升旗了,记得穿好点。”小鹏总算帮我说了话。

  “别胡思乱想了,穿衣服吧。”我指了指昨天拿回送他的衣服道,是的,我劝不了他但不至于坏到纵容他去犯罪啊!

  经过一翻安慰之后,阿贵终于有一点放心了。

  像我,跟大多数不喜欢读书的学生那么天真,总是那么喜欢升国旗,就我来说,升国旗不紧紧只是为了升国旗而这么狂喜,大多情况下是为了凑热闹,看人多的场景,准确来说是为了看漂亮的女孩同时也是为了被女孩看我。然而也有多数热爱学习的学生和少数不读书的学生们是极力讨厌升国旗的,有的干脆在升国旗的时间也呆在教室里看书,因为他们有理由:形式主义,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浪费时间。有的宁可跑到厕所里呆着也不愿意参加升旗。当然了,我是痛恨那些不来参加升旗的学生,更痛恨的是他们不把升旗当一回事,最痛恨的是那些漂亮的女同学不来参加;与其相反的是那些讨厌升旗的学生们正如我们痛恨他们一样痛恨我们这些喜欢升旗的人这么积极参加,因为他们也知道我们来升旗并不是完全真心的,在他们眼里我们是虚伪的,不值得入伍为列。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虽然大家都当着升旗只是一种形式,反方以明确的讨厌态度来对待升旗;而正方虽然以喜欢的口气来对待升旗,但却在利用升旗去干其他事;相比之下,正方的手段比反方的手段卑鄙一点点,而反方的手法却比不上正方的用的高明了。显而易见,我是多么的卑鄙和高明啊!





总点击 [3935]   评论  1 查看评论
上一篇:情义永恒 第32章 苦离晚自习回寝 不谈别的论女人
下一篇:招聘演员 阿贵小品集
【关闭窗口】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我要评论
          
评论标题:   可以输入250
 
验证数字: 8 + 8 =
兄弟友情提示
· 请自觉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 兄弟在线坚决抵制不良言行,违者文责自负。
· 如果文章有版权或其他问题等,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 文章注名来自网络的旨在传播共享信息,不做其它用途;注名原创的本站支持原创,但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兄弟在线拥有管理用户与其文章和评论的一切权利,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兄弟在线
兄弟热门文章
兄弟推荐文章
兄弟站内搜索

兄弟感兴趣的文章
兄弟最新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