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兄弟在线   

标题:情义永恒 第32章 苦离晚自习回寝 不谈别的论女人

作者:agui005 来源:http://www.xdlmn.com 时间:2010-11-04

                        第32章 苦离晚自习回寝 不谈别的论女人

   虽然人是静下来看书,手却不自觉地拿起笔在转动,我来一个多小时了也没看到阿贵的影子,因为一般阿贵都是比我早一步坐下的。看了一会书便不自觉地抬头向四周张望却也没有他的身影,我想此刻他可能躲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写情书去了,这样也好,事情总要有解决的那么一天。想毕,我便稳下身子来拿起笔哗啦啦地在纸上动工。
   就这么一干,一个晚自习轻轻松松地过去了,我们本还没想离开教室,但狠心的保卫把整栋教学楼的总电源开关一掰,整个教室突然死一般的黑,没有光,乌漆抹黑的,还能干个什么事,最多是些偷鸡摸狗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丑事。
  “妈妈的!”
  “呜!又被虐待了。”
   愤怒之中又无可奈何,毕竟不是在自己家,即使是,家长也会这么做的。此时真希望有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英雄”去跟保卫策一策就好了,但是,我们都是生活在一个遵守纪律这一原则之下的名正言顺之上的学生哥,习惯了被动,当这种习惯早已铸成自然,既然是自然了的,那我们便得顺其,欲解其因,其理有三:一则,墨守成规;二则,守规成墨;三则。规成墨守了。乖乖地大家都各自放下手中的书,然后唠叨一阵子便走出教室。有的奔向小卖部,有的奔向寝室,有的奔向足球场——那是校外生的路。一,家穷,没有钱吃夜宵的习惯;二,家穷,在县城买不起房子;三,家穷,至少寝室是楼房,我当然是直接奔向寝室了。
  当我推开寝室的门口,用一贯的动作把门口反扣,我也没留心身后有没有人,即使有人,我把门反扣的力量并也不是很大。看到寝室的朋友门大都回来了,有的在洗澡,有的在漱口,有的已经躺在床上。一般早睡早起的都是那四个自以为比我们高一等的好学生了,我们这些兄弟在熄灯和睡觉前不吹一阵子的牛是很难就寝的,况且我们都是耐不住寂寞的年青人;这也难怪那四个好学生对我们有意见,毕竟是我们侵占了别人的睡觉权利,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但不说话留嘴干什么用?难道只知道吃喝不成?
   对着那些只会装腔做态,假仁假义,满口知识是力量的老鸟们,我一贯都是很有礼貌地向他们打个招呼,即便他们对我不加理睬,我早就习惯了他们这种心无旁人的态度。要不是同门师兄弟一场,我才不会理睬。要狂,我就不信你还狂过我?要狠,我就不信你狠过我,要讲义气,我就不信比不上你们。怨气归怨气,相识一场不容易,毕竟大家还有很长的时间相聚,抬头不见低头见,说不定某年之后的某天谁碰上了谁,谁落魄的时候还能靠谁拉一把也不一定,说不定他做了你的老板,搞不好就抄你鱿鱼那可就悔不当初了。
   在床上休息片刻,阿狗和小鹏他们还在洗澡房里边一边洗澡一边唱着跑调又跑词而所谓的“歌”,听了直叫人心里发毛,时不时传来一两声见鬼的尖叫声,又时不时传来一两声狼嚎的断续声,还时不时传来哈哈大笑声,不光是我们寝室这个样子,整栋男寝室楼都这样,就连对面的女学生寝室楼也如此。文明压邪气,这正所谓的人类文明镇压阴间邪气,进一步说,活人快乐,向死人呐喊示威:“来啊,有本事你就活过来啊!”素不知,死人此刻是多么安静:“我看你们是真的活腻了,总有一天你们也得给我闭嘴!下来之后给点颜色给你们瞧瞧,什么叫做尊重,上面的人不敢得罪,就对着我们下面的人耀武扬威,甚至求神拜佛烧香给他们磕头也给他们,说白了还不是怕我们下面的这些没有权利没有地位所谓的‘人’,你们给我们取了个名‘死人’,说实话,真难听,之所以取‘死’字,那是因为你们上面的人当我们不存在,及‘死’亦不存在,存在亦‘活’,你们活亦你们‘存在’,但你们看不到我们就说我们不存在,其实我们存在,只不过存在亦活在另一个世界而已。”
  多说无意,我都快把自己当不存在了。对着床下边的一桶衣服,想逃避都不行,手洗吧,还看,看了这么久还不是一桶,过几天再看那可不止这么一桶了。伸了个懒腰,拿起洗衣粉提起桶慢吞吞地向洗澡房走去,此时隔壁寝室的同班同学阿彪只穿一条内裤急冲冲地大喊跑了进来,把我撞了个正着,幸好只是撞上还不至于撞倒。
 
  “彪叔,你急什么?抢亲啊。”我梢稳住身体对着他道。
  “不客气,不客气,有桶没有?我要洗澡了,先借一个。”阿彪就这号人物,从来就不会客气。
  “帮我洗衣服,桶就给你,拿去。”我提了提一桶的衣服对他道。
  “滚,我那还有两桶,你帮我洗,我给桶你,哈哈!”说着,他甩了甩毛巾。
  “那还是留给你老婆帮你洗吧!”
  “现在没空跟你废话,哎,这是谁的?不管是谁的,先拿去用了。”说着,阿彪苗准了阿贵床下边的两只桶,话还没说完就把桶给拉了出来,正准备开溜时,阿贵上铺的好学生伸下了头。

  “你右边的那只桶是我的。”
  “哦,我借用一次。”
  “不行。”
  “用一次会死人啊?”阿彪口无遮拦道。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喜欢和别人共用。”好学生语气非常强烈。
  “哦,你怕我有病是吧,我还怕你得了糖尿病呢,这么小气,改明我分两只桶给你。”阿彪火道。
  “哈哈。。。”阿狗他们在里边笑了走出来,我忍不住也笑了,阿彪骂人真厉害,骂人家有病不说是皮肤之类的却骂成糖尿病,不仅骂出了头,还骂出了品位。高,实在是高。
  “随便了,将就一下,一只就一只,左边的这只是谁的?是不是又有病啊?”阿彪对着我们喊。
  “应该是阿贵的,他还没回来。”好学生回道,好学生真好,不紧学习好身体好性格也这么好,被骂了也不还口,还指名道姓侮辱他人,明摆着回了阿彪的话:阿贵有病嘛。一个字:毒。真会加脏载祸,社会有如此人,国家之栋梁,社会之福气,寝室之光荣。
   “原来是阿贵的,有病也不通知一声,大家一起有才够义气嘛,哈哈,沈君,阿贵回来就通知他一声,不说了,呆会没水了,不用谢我了。”说着,阿彪提着阿贵的桶往外边跑。
  刚到门口就又和刚进门的阿贵撞了个正着。
  “吓得你老子一头满汗,阿贵,你的桶,我先拿去用先,听说你有病,改明我帮你拿几副药,不用客气!”说着,早已不见阿彪踪影,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哦!”搞得阿贵莫名其妙回来之后又是莫名其妙,更莫名其妙的是阿彪的话使他更感到莫名其妙,这么多的莫名其妙搞得阿贵也莫名其妙起来了。

 “彪叔怎么了?谁说我有病了?”阿贵看着我们道。
 “我可没说,你别看我。”我提起桶向藻房走去。
 “我也没说。”好学生道。
 “你们是怎么搞的,是彪叔说的,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回答。”是阿会的声音,我还以为他还没回来呢,原来这家伙早就上床铺好床铺了。
  忙碌了一阵子,休息时间又到了,各就位早就上床了,哪用得着喊预备等枪响发号时令。说来也奇怪,总觉得今天满屋子怪怪的,不仅是味道怪怪的,连气息也是怪怪的,到底是哪怪?没人出声。
  “今天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关于多数女人比男人长命,哎,郁闷得要死,凭什么那女人的命要比我们男人的命要长啊?你们说说看,到底有什么道理啊?” 阿会忍不住终于开了头道。
  “我说阿会,你脑子有毛病啊,整天找些无聊的话题,这有什么好探讨的,真是的。”老牛拍了拍床铺道。
  “老牛,这你就不对了,什么无聊的话题啊,按我说应该是无聊人在无聊时间说无聊话做无聊事才对,我们现在是无聊啊,难道你现在忙什么‘正经’事?”小球追问道。
  “我说小球,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跟阿会有一腿?这么护着他?”老牛追问道。
  “哈哈。”大伙笑。
  “这你又说错了,我和阿会何止有一腿,我们有四腿才对。”小球辩解道。
  “哈哈。”大伙笑。
  “照我说呢,女人比男人命长啊,是因为男人做苦工多而女人享受的多。”阿狗道。
  “还不止呢,女人胸比男人大,女人屁股比男人大,女人头发比男人长,女人皮肤比男人嫩,女人手比男人小,女人身高比男人矮,女人比男人小心眼,女人比男人爱美等等,看看,女人有这么多比男人有优势,综合起来就是说女人的命比男人长。”阿庆一一数落道。
  “你们啊,只知道个皮毛,只看到的是表面。”小鹏口气不小道。
  “那你说说看,是什么原因啊?”大伙追问道。
  “照我说啊,经过我的分析,从生物的最本质的理论出发,以我的观点呢,那是因为女人有规律的月经……”
  还没等小鹏往下说大伙马上道:“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理论呢!”
  “等我说完啊,真是的。”小鹏回道。
  “呐,小鹏,警告你,别耍流氓就是了。”阿庆道。
  “真是的,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敏感啊,我在讲学问,又不是犯法,话说回来了,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流血的日子,也就是说,女人的血不是白流的,女人的流血正意味着她们的体内有规律的得到更换新的血液,每换一次血,她们体内的细胞也得到了更新,从生命角度看,她们的身体都在有规律流血的保护下,从而延续了生命,从中我可以肯定,这就是为什么女人的生命比男人要长了,换句话说,如果要想生命长一点那就得有规律的出血,所以平时不要害怕被伤害,也不要为了流一两滴血而感到恐慌,流血是好事啊,它让你能有机会换新的血呢,不小心被刀割的时候,不要急着止血,你让他流嘛,流得多生命就长得多,但不是要流完才去止血,流它一二两又何妨,不但不要命反而获得长命呢,因此呢,我建议啊,要想生命更长,就得象女人那样有规律的流血,你可以有规律的献血或有规律的放血,至于怎么放那就看个人爱好了,哈哈。”小鹏娓娓道来。
  “有见地,哎呀,不知道怎么搞的,这晚上一说起女人我就睡不着了,为什么一谈女人我就兴奋呢?”阿狗兴奋道。
  “什么女人啊,你们应该说女生或女孩,为什么男性谈女性就升温,这就要从心理和生理方面来谈了,这女人应该是成熟女性的代名词,之所以成女人是因为女性达到成熟阶段从而身体上发生的一些变化,女性成熟的身体给男人感觉就是性的欲望,所以一叫起女人这两个字,给男人就是性的联想,从心理需要发展到生理需要,因此很多时候男人控制不了犯下的强奸罪,那是因为他们都被女人这两个字害的,男人生理的需要是因为他们心理在做怪,如果我们可以控制心理那就可以控制生理了,我们把女人改喊成女孩或女生那就避免了这一问题,因为一个女孩,她毕竟还是个孩子,如果当你想犯罪的时候,你就在心里喊:她是个女孩,而且还是个孩子。对一个孩子你也产生兴趣吗?不太可能的,如果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那说明他心理是有缺陷的。因此我的观点是,现在我们还不应该喊女人这两个字,多喊女孩,对我们男性是有帮助的。”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阿贵。
  “哦,怪不得阿贵从来不敢说女人这两个字,原来怕犯罪啊!哈哈”阿狗笑道。
  “你不敢喊女人,我怕你是生理有缺陷吧,哈哈!”阿庆狂笑道。
  “哈哈,真有意思,原来阿会的无聊话题引出这么有学问的回答,阿会,还有什么无聊的话题快说啊!”小球道。
 此时,大家梢静下,没想到居然打呼噜的声响不是别个好学生打的却是阿会那床里传出来的。
  “奶奶的,每次都这样,他只说了话题,然后就不管我们怎么吹他自个睡着了。”老牛道。
  其实,我比阿会还吝啬,今晚我居然一句话也没有插嘴,我喜欢当听众,当一个忠实的听众,但我和那些好学生相比有过而无不及。他们也没有过问阿贵写情书的事,而我还在想:阿贵到底要怎么处理,这还是让时间证明吧,过了明天便见分晓,现在最重要的是去找周公畅聊了。


总点击 [4061]   评论  0 查看评论
上一篇:情义永恒 第31章 感情才露尖尖角 早有情书立上头
下一篇:情义永恒 第三十三章 早上起床还赖床 话语疯癫升国旗
【关闭窗口】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我要评论
          
评论标题:   可以输入250
 
验证数字: 1 + 5 =
兄弟友情提示
· 请自觉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 兄弟在线坚决抵制不良言行,违者文责自负。
· 如果文章有版权或其他问题等,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 文章注名来自网络的旨在传播共享信息,不做其它用途;注名原创的本站支持原创,但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兄弟在线拥有管理用户与其文章和评论的一切权利,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兄弟在线
兄弟热门文章
兄弟推荐文章
兄弟站内搜索

兄弟感兴趣的文章
兄弟最新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