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兄弟在线   

标题:情义永恒 第26章 制造机会帮阿贵 幕后主谋竟是我

作者:agui005 来源:http://www.xdlmn.com 时间:2010-10-05

                              第26章 制造机会帮阿贵  幕后主谋竟是我

  该快乐的也快乐了,接下来的任务就得帮阿贵制造机会,我和那几个兄弟什么招都想了,只要有一线生机为了兄弟我们两肋插刀。经过几经周转,我们的计划可真算得上天衣无缝,就算她再冷血也会被阿贵的真情所熔化。是这样的,我们打听到了,阿贵的心上人原来每周六的下午就在阅览室里值班,不过她又换了一位公子哥,以前的那个不知道是谁抛弃了谁,现在的这个是学生会主席,这女人真是厉害,换了一个又一个,不知道她的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阿贵真是世间少有的一心派,那种女人值得暗恋这么久吗?我们都对他说:“她对别人就像潘金莲水性阳花对你就像娥眉派的灭绝师太一般,阿贵还是换一个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可阿贵这么说:“我明白她在想什么,我和她有心灵感应,所以我不会放弃,时间可以证明一切。”真是个赖皮的家伙,他也算得上一个性情中人。不成全他,我们就没有高兴的日子,整天看着他哭丧的表情,我们真的无法忍受下去。
  机会来了,今天就是星期六,消息很可靠,阿贵的心上人今天下午就在阅览室里,我和阿贵两人进去,一有机会我就为阿贵搭话,他们几个就在外面拦截其他同学说阅览室正在整理图书请等一个小时再来,我们这么做真是可恶,但没有冒险就没有成就,我们对我们所犯的错误会改过的,我们会在耶稣面前忏悔的。
  放午学了,我们等着阿贵叫他好好休息说下午要去阅览室找点资料请他帮个忙,他是不会拒绝的,这是他的弱点。可他说一定要到街上买点东西,我怕他没时间观念就委屈自己跟着他跑跑路。他也没有拒绝我,我们来到大街上,他这里走走,那里看看,最后又来到医院的大门就停下了。看到医院我的头就发火,什么地方不好去偏来这个臭地方,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他才好。他叫我等他一下,他去医院里面小个便。这小子,小便也到这里来,到别的地方会死 啊?没钱,他可以跟我说一声的,小便一次两毛我还是可以付帐的。他自己去就去了他还叫我不要进去,里面卫生不好。这小子真知道我的心意?不管他。可每次看他从里面小便出来就要我蹲着脚都麻了,小便就小便,还想大便,大便就大便,可用得着这么久吗?看看他是什么样子,眼里面都湿了,这么厉害?想不通,确实是想不通,这种事又不好意思开口。他说他要买东西,可又不在大街上买,偏要到学校门口买,到大街就是为了到那个鬼地方方便?这更使我迷惑不解,阿贵的思想有毛病。他买东西也是的,一次就买两只牙刷,两盒香皂,两把梳子。够奇怪的,牙刷可以买两个,香皂也可以买两盒,但这梳子买两把是什么意思我就不清楚了,于是我就开始问他原因。
  他是这么说的:“有一半是我用的,另一半是给你们用的,我见你们都喜欢共用,我就多买点咯!”
  总算挨到了下午,我拖着阿贵来到阅览室的外面时,就叫阿贵先坐在圆桌旁等我看门还开不开,其实我是看阿贵的心上人在不在里面,这样好按计划行事。轻声地来到离阅览室的入口还有几步的地方,我身体的背面紧贴着墙,然后一步一步慢慢地挪向门口,真像个偷心的菜花大盗,没想到我居然也冒汗,到了门口我怕里面的人看到我,于是我就慢慢地伸出半个头,让眼睛刚好可以窥视里面的全部,幸好有缘,我观察过了,里面就她一个人。她穿着橙色短袖上衣,下身是宽松的白色休闲学生装,留着男人发妆,不过又比男人的略长,她背向我,正忙着摆放杂志。这时我把头慢慢地缩了回来,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用右手捏了几下脖子,咽下口水以清清嗓子,最后鼓起勇气蹭地有声地走进去。她听到有人进来就转身向我这边,她先是奇怪地从头到脚打量我一翻,眼神很特别,我怕她对我又起凡心我就把视线转向了天花板。不知道怎么搞的,我突然觉得我的大腿好疼,我就把视线从天花板转向下边,遭了,刚才太紧张,脚不听使唤不停地前进碰到了书桌,幸好没出很大的响声。我再看看她,她见我看天花板她也在看,这时我真想笑,嘴动了一下但又被我控制住了。我轻轻地转到杂志桌上,低下头,用手在书桌上随便拿了一本翻了几页。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出什么办法,怎么跟她交往,然后给阿贵机会来表白。突然我灵光一闪,一块校牌吸引了我,我慢慢地接近校牌,仔细斜看,是她,是阿贵的心上人:在四班,叫周玲。果然是灭绝师太的得意门生----周芷若的同姓。于是我把她的校牌偷偷地藏在了手中。幸好我早有准备,我叫阿贵带上校牌以防看书时会用到,如果我们跟她借书来看就得把校牌抵押在她那里,这样就制造机会认识了。我又不声不响地快速离开阅览室,看到阿贵还在外面,并且他的校牌还好好地挂在胸前,趁和阿贵说阅览室还开的时候我就把他俩的校牌给调换了。并且向藏在周围的兄弟门打手势以表顺利。
  我搭着阿贵的肩膀高兴地进去了,她看到我们两个,先是一惊,之后又没在意。阿贵看到是她就想离开,我呢,硬拉着阿贵到杂志书桌旁坐了下来。阿贵真是的,他的心上人眼看近在咫尺,却要装着远在天边,阿贵怕得很,拿起书高高地挡住了脸。机会正好,我把阿贵的校牌放在刚才她校牌的位置,我暗自偷偷发笑。事情顺利地进行,我想这次肯定有一想不到的收获。我走向她,并故意小声提醒她:“这位同学,你是学生吗?在学校怎么不佩戴校牌?”说着我就笑着悄悄站到一旁看热闹了。
 只见她奇怪地走到阿贵的对面,阿贵还以为是我就把杂志放下看看对方,阿贵的心肯定是在发慌,他迅速又把书高高抬起遮住了脸,杂志一抖一抖的。周铃把校牌拿起看了看,觉得不对,她又在附近找了找,可没找着。她还不知道她的校牌就在阿贵的身上,阿贵也不知道自己的校牌就在她的手中,他们俩都不知道这幕后的主使者便是我。周铃把视线投向了我,我呢张开双手先是摇摇头接着很快我出卖了我最好的朋友------阿贵,我把手指向了阿贵。她拿着阿贵的校牌瞪着大眼睛正注意阿贵,要不是她这么相信我,趁她这个时候别人定偷走两本杂志。阿贵感觉不对劲就再次慢慢放下书,可看到的又是周玲的面孔,他赶快地把书抬得更高,阿贵发现我还在他就用书挡住周玲的视线向我走来。
  “怎么搞的?沈君?怎么办?我们走吧?”阿贵小声对我道,他的声音在颤抖。
   “阿贵,你是不是还想偷书?还不把别人的东西还给人家?”我一把夺过阿贵手中遮掩的书,其实我是想让周铃看到自己的校牌就挂在阿贵的胸前,以证实我没有骗她,也证实我的计划万无一失。
  周铃已经发现自己的校牌,她开始发火了,她拿着阿贵的校牌往阿贵面前一撑道:“你偷我的校牌?”
  阿贵先是一楞,然后哭着脸看了看我再转向她道:“我…我…我的校牌怎么会在你那里?难道你复制我的?其实我也有...”说着阿贵就把胸上的校牌取下一看傻了眼支吾道:“周---周---玲?怎么会在我身上?怎么是你?”
  我只是偷偷发笑,他俩再次相视。
  “对不起,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也是受害者,这个还给你,能不能把我的也还给我?”阿贵把校牌递给周玲并对着她难为情道。
  “哦,还给你!”周玲接过校牌并也把阿贵的校牌递给阿贵并面无表情对阿贵道。
我猜他俩真的有心灵感应了,因为他俩同时把目光投向了我,恶煞一般,在此可以用一句诗来形容他们俩是最恰当不过的了:身无采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我知道我的身份终于暴露了,不要逼我出绝招啊!好,为了摆脱困境,为了洗刷我的冤情,我决定将计就计。是他们要向我投拳头的,所以我就不顾后果爬上了书桌,哭天喊地的伸冤,那个语气,那个表情,那个动作把我当时受伤的心情演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周玲见我踩在书上面,她就使劲想把我从上面拉下来,我也够机灵赖皮的。
“不要拉我啊,让我去死吧,我不想活了,不要拉我啊!”我说带哭道。
 周玲也真够毒的,她把我从80厘米高的书桌上狠狠地推了下来道:“去死吧你!我的书啊!”
“哎喏!”我装着摔得很惨地叫了一声,阿贵听到我的惨叫急忙跑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我呢睁开半只眼向他小声示意抓住机会,他还是傻乎乎地问我是怎么回事,笨蛋一个。
“周玲,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此时有一个男声音传了进来,阿贵站起看了接着迅速蹲下跟我急道:“是学生会主席,遭了,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主席你来得正好….”周玲还没说完。
  “他们在干什么?”主席指着我们道。
  “我也不知道!”周玲还是继续收拾我踩脏的书,总算没有出卖我们。
  “对了,阿铃,今天可以下早班,我们现在一起走吧呆会我请你吃晚饭!”主席的声音,他也是一个高个子,有点当官的面相,穿着很内行,说话也厚重。
“对不起,请你们两个回去吧!我要下班了。”周玲开口了。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主席看到有外人在就对我们打起了官腔,平生我也最恨这些喜欢打官腔的家伙,光会吓吓我们这些良好公民,对那些歹徒却低声下气,十足一个欺善怕恶的家伙。你看他对我们是这么的嚣张,对女孩则温文尔雅,活现一个色狼之本相,可我们又没有什么权利跟他抗衡,况且他又有学校这么一个大后台撑腰。要是跟他卯上,他一不高兴到学校那里参我们一本。到时候我们就得卷铺盖滚蛋,不看僧面看佛面,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要永远把我们当小孩,我们总有一天会长大的,而你也总有一天会退休的。
 “对不起,我同学得了‘羊颠风’,我要把他送医院了,对不起!”阿贵拖着我往外跑,我呢也配合得恰到好处,可阿贵这个谎也撒得太过分了。
出了阅览室,我们飞快地跑回寝室,(加修饰语,形容匆忙的动作)他们早就到了,放哨的那几个看到我和阿贵平安回归他们都松了一口气。我责问他们主席来了也不打个招呼。他们却说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他们根本没时间也没权利敢跟主席撒一个弥天大谎,要是撒谎露出个蛛丝马迹让他看出什么破绽便顺藤摸瓜揪出来,那可是欺君之罪,是要掉脑袋诛九族的。庆幸主席不再追上来,担心就担心周玲会不会把阿贵的名字给抖了出来。好事就变了坏事,要是阿贵被处罚,我们可就寝食难安,别人反倒坐收渔人之利。因为这个计划是大家想出来的,而幕后操纵的带头大哥又是我,如果阿贵有什么不测,我可就成了害群之马。整个事情从头到尾阿贵还蒙在鼓里,要是他无故就被记过之类的处罚,我该如何跟他交代?兄弟吧,先跟他坦白再作下一步打算。于是我鼓起勇气向阿贵诉说了整个事情的内幕以及可恶的主使者----我。我向他道歉,我也要求我的同党们为我的罪过默哀三分钟以表我的诚意。可我的同党们开始骂我了,他们骂我自私,骂我不够义气,骂我是混蛋,骂我不把他们当兄弟看待。他们一致认为:兄弟应该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但对女人不能共享。这使我很感动。也难得阿贵申明大义,他对我们的行为并没有责怪,只是说我们考虑问题不够成熟。言下之意就是我们千算万算没有把主席放在眼里,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物居然偏偏把他不放在对我们有威胁的范围之内。真是荒谬到了极至,我们以为在他的领导之下就可以看到和只有一条河之宽相望的同门班合并成一个大家族,就是阿贵和周玲的连壁,以平息一场同胞的战争,我们真不希望我们的同胞为了闹独立而刀戈相向。可拖来拖去,时间一长,也便独立了。我也明白他这个主席是不好当的,他都是为了大家考虑,为了自己的声誉考虑。如果在他掌权的时间内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那他就成为千古罪人,何不把这个事情留给下一届掌砣者来处理,稍有一点政治头脑的人都会这么想。看来,拯救这场灾难我们为今之计只有出险招了:先斩后奏,再次冒险找机会去跟周玲周旋,在如此一个恶劣的环境下这也是势在必行的了。如果老天开眼让我们再次重缝,或许我们就可以不损一兵一卒从她那里凯旋,化干戈为玉帛,希望如此。但主席也不是等闲之辈,除了他的“口才”有过人之处之外,他的身材和相貌在关键时候也能大显身手,更重要的一点是在他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坚硬的后台。试问要跟他争爱情,谈何容易?再怎么说,别人能坐上这个位置肯定在众人的眼里德高望重,我也从不怀疑他有这个能力。只要他眉头一邹,喜欢车前马后察其言观其怒的跟班者也就跪地求饶磕头认错了,那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实在是令人赏心悦目;他还拥有一支庞大的军队,而且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特种兵,只要他手一挥,我们插翅也难飞,轻则掌嘴一百八再公开检讨,重则监禁七天再严刑拷问逼打成招。
  然而,现实毕竟是现实,别人的势力这么强大,我们不可硬拼只有智取。



总点击 [3713]   评论  0 查看评论
上一篇:情义永恒 第25章 青年夜走推销路 引众生喊打带追
下一篇:情义永恒 第27章 食堂排队打饭菜 桌位留给有缘人
【关闭窗口】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我要评论
          
评论标题:   可以输入250
 
验证数字: 1 + 1 =
兄弟友情提示
· 请自觉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 兄弟在线坚决抵制不良言行,违者文责自负。
· 如果文章有版权或其他问题等,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 文章注名来自网络的旨在传播共享信息,不做其它用途;注名原创的本站支持原创,但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兄弟在线拥有管理用户与其文章和评论的一切权利,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兄弟在线
兄弟热门文章
兄弟推荐文章
兄弟站内搜索

兄弟感兴趣的文章
兄弟最新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