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兄弟在线   

标题:情义永恒 第二十二章 夜遇三个小流氓 怒斥拳打一敌三

作者:agui005 来源:http://www.xdlmn.com 时间:2010-06-20

                      第二十二章 夜遇三个小流氓 怒斥拳打一敌三

  背着秋香回到了大街,由于危险系数降低了,也由于路程比较远,也由于是肉长的,也由于秋香的善解人意,我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放下她,松松筋骨,抖抖肩膀,扭扭腰,压压腿,我从不逞强,也不虚伪。
  在我们的前面,回家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大街,人多,灯亮,安全;一条是小巷,人影寥寥无几,况且小巷又是服装门面,晚上一般是没人居住的,也是土匪经常出没的地盘,向里目视,黑不溜丘,那种阴森森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以一个大男子主义来说,喜欢冒险,再黑照样闯,越黑越想闯。为了女士的安全着想,我选择了阳光大道。而秋香却是这么跟我说的。
  “你啊,我还不知道,没看到大街里好多的姑娘,走大街不安全。反倒是小巷安静,这么晚了女生肯定不会在里面,女生不在里面肯定没有男生了,还是走小巷安全!”
  说着她就往小巷里迈步,我跟她说我走我的大街,她走她的小巷。可她居然头都不回,还气宇轩昂命令道:“你可别后悔!”
  我真的真的很想就呆在原地不动,看她不跑出来才怪。可我离她不到十步,那颗一半不属于我的心正在驱使我唾骂我。没办法,她也是为我考虑,我又怎能拒绝她的好意?我想诸多借口也避免不了你对我的猜忌与憎恨,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有苦衷的,不过,我也相信如果这事遇上你,你也不会赖皮到无动于衷吧!
  两个人沿着中间发出微弱的灯光一步一步往前轻步抬腿,总算来到中间亮一点的地方了,秋香看着我就发笑,我是挽着她的手,看到她笑我也跟着笑,这样会给她多一点安全感。想不到,就在此时,从两间门面的狭缝里窜出三个人影,顿时我心一惊停下了步伐,秋香紧紧抱着我并微向后藏。借灯光一看,从穿着打扮,举止行便来看应是三个小混混,我知道我应该干什么了。深深地吸了口气,带着秋香装着不在意的样子从容地踏开步子。我用余光极其谨慎地观察他们的眼神及动作,灯光虽然不太明亮,但我还是发现他们的眼神在搜索什么。他们先是死死地盯着我,然后眼神又转移到秋香的身上,此时他们的眼神开始发浪,眉毛开始抖动,脸上透露出猥亵之笑,接着他们互相对视、点头。印象最深的是中间的那个,也是我最要小心应付的。他是个高个子,比我高半个头,头发是五五分,灯光中看染色变得通红,是不是灯光的缘故还是他自己染的就不清楚,发披肩,浓眉大眼,高鼻梁,宽嘴巴,嘴巴有点歪,嘴里还叼着半只烟,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穿着一件白衬衣,上边的两颗纽扣不上,还依稀地看到他的胸部,要不是他的手护着,恐怕….下身穿着宽大的牛仔库;他的左边是一个比我矮半拳的小子,样子很得意;右边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家伙,右手里还拿着一跟棍子在拍打左手,非常的自负。当我和秋香走到离他们只有两步的地方时,他们三个如狼般一跃拦住了去路。
  “诶,这位小妹妹,穿得这么少,小心着凉,来,让我摸摸,帮你暖一暖,哈哈。”高个子说着就伸手过来,我的手也快得出奇,狠狠地把他的手拍开道:“喂,别乱来!”
  “哟呵!小子,挺自信的!”高个子对着那两个说,然后又奸笑。
  秋香小声跟我说不要理他们,然后微微拉着我想绕道走,可高个子他们又拦了去路。
  “别急嘛,还早着呢,月亮还没下山啊,不如我们一起陪小妹妹到山上看月亮吧?”高个子道。
  “是…是..是啊!我…我…想…和..和你们…一起看…看…月亮啊!”和我一样的家伙原来是个结巴。
  “大哥,别跟他们废话!”矮小子挺利索道。
  “你们想干什么?”我语调充满霸气道,接着抱着秋香向后移。
  “别误会,我们只是想交个朋友而已!特别是这个漂亮的妹妹嘛!”高个子用手从嘴里取下烟道。
  “我…我们想…想..想干什么关…关..关你屁事!”结巴家伙凶道。
  “大哥,别跟这混蛋废话,拉着她就走人。”说着矮小子就上前拉秋香,我一气之下,把他推出四五步远。
  “他妈的,你找死啊!”矮小子凶道。
  “我怕你们啊!”我也不甘示弱道。
  “我操你妈的,给你脸,你不要脸,在我面前刁?”接着高个子把烟扔掉并给了我一巴掌,顿时我心中的怒火如海咆哮。
  “你可以骂我,但你绝不能骂我妈!”我狠劲道。
  “呵,呵呵!骂你又怎样?骂你妈又怎样?我就喜欢骂你妈,操你妈,操你妈….”高个子骂道。
  “骂…骂…骂得好,操….操…操你妈,哈哈!”结巴骂道。
  “我呸!就是操啊操,操你妈!哈哈!”矮小子道。
  我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是你们逼我的。发肤受之于父母,为人子女岂能让你几个混蛋唾骂母亲?老妈赐于我健全的四肢、坚强的体魄、发达的肌肉。不给点颜色给你们看看,我就不姓沈。老妈曾告戒我:第一,不许骂人,特别是别人的父母;第二,不许打架,特别是跟那些不讲道理的人;第三,不许喝醉酒、抽烟、赌博、随地吐痰,这些我都铭记于心。我最痛恨的就是别人骂娘,就算骂我也不对,骂我就间接骂我妈,总之骂人就是错,不打你我对不起我老妈;虽然打人是我的不对,但是你先动手,而且还打了我的脸,骂娘又在先,在我的面前又吐痰,打完你们我再在你们的背后吐上一口。再说秋香是我喜欢的,你还敢动手动脚,就算是别的女士受到威胁我也不会袖手旁观,这种禽兽不如的行为实在是令人发指,心中的愤恨如火山一般爆发了,我知道我全身都是力量。纵使你们有三头六臂耐我何?纵使你们如恶毒的豺狼吃光我的肉,如白蚁啃光我的骨头,如水蛭吸干我的血,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决定和你们干到底!此时有一段文字出现在我的脑子里:布鲁诺在临刑前,当教会向他提出悔过可以免刑时,他面对宗教裁判所的酷刑,高傲地回答道:“高加索的冰川也不会冷却我心中的火焰,即使被烧死,我也决不反悔!”我宁死不屈,是有目的的:人格不可移易,誓死捍卫人格。
  “我操你姐夫的老婆!”我开始发膘了,我这一吼:风起云涌,石破天惊;对着高山分两边;对着大海浪翻天;对着苍穹钻出洞;对着建筑窗破瓦飞;对着敌人震耳欲聋。要是有人说我这一吼是发出求救信号的话,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他我之所以吼,原因只有一个:怒火中烧,完全没有虚张声势制造假象的痕迹。
  日月昭昭,岁月漫漫,路途迢迢,白雪飘飘,小鸟依人,为情而劳,为情而牢。
  搏斗不像吃豆腐捡螺蛳那么容易,更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搏斗需要莫大的勇气和崇高的智慧。
  我握紧拳头,气存丹田,一鼓作气,势如破竹,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将过去,又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上去与他们展开一场艰苦而壮烈的搏斗。花拳秀腿,就凭他们几个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不自量力!我一拳一个,铁垂般的拳头猛揍他们的下巴,飞毛腿狠踢他们的肚子,不一会工夫我就把他们三打个天昏地暗、人仰马翻、落花流水。愤怒的我,一把抓住高个子的衬衣道:“小子,看来不见棺材你不掉眼泪是吧?见到星星了没有?以后不要再骂人,特别是别人的老妈,给我滚!”我站起拍了拍手,整理整理衣服,他们被我打得也确实够惨的了,无论谁输谁赢都会说,嘿,总算捡回了半条命。原来一个人的最大潜力居然可以以一敌三。颠峰时刻,挑战极限,挖掘潜能,是我今生的使命。刚才只顾着反击却没想着秋香,向身后看去,只看到秋香蹲在门面前哭着,我忙上去帮她压惊。
  “喂,秋香,我赢了,我把他们打跑了,厉害吧,别哭了,现在没事了!”
  “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万一你被他们…呜…..我真的好害怕!”秋香很紧张地抱着我哭道。
  “我不是挺好的吗?别哭了,我们快回家,噢?”我安慰她道,并把她扶起。
  她一见我没事,接着又高兴地笑道:“谢谢你,没想到你会为了我…”
  “诶,别说这些,我可是因为他们骂我妈,我才…”
  “哼,说句好听的行不行?”
  “我说的是事实嘛!骂我妈肯定是错,但对你无理更是错上加错,深更半夜尽敢调戏良家妇女,沈君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他!”
  “好了,人家知道了,刚才你怎么那样骂人家?”
  “哦,我不喜欢骂人家的妈!你没事就好!”
  “谢谢你了,呵呵!”
  “别客气,保护女人是我们做为男人的天职!”
  “呵呵!那刚才他们?”
  “他们根本不是男人!”
  “哦,你疼不疼啊?”
  “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哇,你的鼻流血了?还说没事,让我檫檫!别动!”
  “没事,区区二两血何足挂齿?为了你的安全就算是缺胳膊少腿,我也在所不惜!”我高昂道。
  “说得跟真一样,我会生气的,你缺胳膊少腿谁背我?我可不想背你哦!你到底痛不痛啊?哇,手也出血了,还有脸上也出血了!”
  “什么?这么多地方出血?哎喏,我的肩膀,哎喏我的腰喏!”刚才只知道打架,痛早抛到九霄云外了,隔了这么久才有感觉,可恨的搏斗,伤人又伤己,都是月亮惹的祸,原来有些人想毁掉月亮是为了减少犯罪,在这点上我还是有几分赞同,都是女人惹的祸特别是漂亮女人。不知道那三个的伤如何,肯定不会比我轻,我的力量已发挥到了极限。
  “好了,我送你到医院吧?走!”
  “要去你自己去!我回学校。”我狠狠地对秋香道,然后一个人大步走了。
  “干什么?不去就不去干什么用这种语气对我!呜…”秋香停下道。
  我也知道我恼怒过了头,接着回头向她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怎么了,没吓着吧,好了,还是回你家先!”
  一提到医院我就上火。那种鬼地方,是快要死了的人才进去的,况且抬进去的有几个是活着出来?在我的印象之中,医院是最差的,医生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医院本是病人疗伤治病的处所。医生的天职是悬壶济世,可没想到,为了钱,他们昧着良心早把别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一想起那种阴森森的感觉让我心寒,那一幕伤心欲绝的场景将会映入我的眼帘,那种鬼地方打死我也不会塌进里面半步。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我表哥的死就是他们罪恶的见证。如果你没有亲眼看到你的亲人无辜的离去,你将永远不会明白我当时悲伤的心情。钱不是万能,但没钱万万不能,没钱治什么病?死你死远一点。我表哥得了急性阑尾炎,我舅妈,我妈和我送他到医院找了好几个医生,医生又叫我们先去登记再动手术,我们找到登记处时,那女护士硬叫我们先交钱才开病单。可我们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她看到我们没钱就对我们说现在人多,暂时到一边等一等。可等的结果便是表哥那晚静静地离去了,永远地离去了。我不怪那位女护士,她也是按规章制度办事。要怪就怪我不争气,没有钱换回表哥的生命。从那时起我对医院彻底地失望,我恨透了那些只认钱而不把别人的生命当回事缺德的杀人凶手。我对表哥说:表哥,十八年后你又是一条好汉!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你的表弟将来有一天飞黄腾达,赚大把大把的钞票来帮助像你一样急需用钱的同胞们。
  带着伤痛回到秋香家,伯父伯母知道事情的原由之后,他们并没有教训我,也没有责怪我们玩得太晚,他们也知道,时代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太平。伯母的细心照料,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别忘记檫药水使我倍感歉意;伯父的赞语更使我骄傲自满,不过他也提醒:年青人,不要太冲动!这次搏斗因祸得福,我还得感谢他们三个为我创造了这么好的一个环境,英雄救美! 





总点击 [3531]   评论  0 查看评论
上一篇:情义永恒 第二十一章 八月十五是中秋 有人欢喜有人惆
下一篇:情义永恒 第二十三章 所谓英雄少年会 引无数小辈反胃
【关闭窗口】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我要评论
          
评论标题:   可以输入250
 
验证数字: 5 + 4 =
兄弟友情提示
· 请自觉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 兄弟在线坚决抵制不良言行,违者文责自负。
· 如果文章有版权或其他问题等,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 文章注名来自网络的旨在传播共享信息,不做其它用途;注名原创的本站支持原创,但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兄弟在线拥有管理用户与其文章和评论的一切权利,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兄弟在线
兄弟热门文章
兄弟推荐文章
兄弟站内搜索

兄弟感兴趣的文章
兄弟最新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