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兄弟在线   

标题:情义永恒 第二十章 做一陪二陪四陪 打死也不做三陪

作者:agui005 来源:http://www.xdlmn.com 时间:2010-05-02

                    第二十章   做一陪二陪四陪 打死也不做三陪

  总算放晚学了,太阳偏西了,偏了,只差与地平线够成二十度角了,还差一点就掉下去了,掉吧,掉了就有饭吃了,鸡腿,鸡蛋,鸡翅,哈哈!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这一刻,我希望我身边的每一位同学都像阿贵一样,那我就每天都是吃香的喝辣的,呵呵!
  我急不可待地拖着阿贵回到寝室,拿着自己心爱的大饭盒还有大瓢羹,不停地敲打。
  “哈哈,阿贵,对不起了,我不会客气的。”我傻笑道。
  “我跟你的赌还没完呢,我是和你打赌太阳从西边落还是从东边,我说是东边,是吗?”阿贵道。
  “是啊,没错,你是这样说的,你还想反悔?绝对不行,你输定了,好饿啊!”我道。
  “我还没说完呢,我是赌太阳从东边升西边落,你输啦,哈哈,你请客!”他高兴道。
  晕,还有这种赌法,要不是他“变态”,鬼才这么无赖。这么简单的头脑也想跟我玩文字游戏,我吃饭时你还在叫奶呢!
  “行了,算你赢了,好,我请客,不过你出钱。”我伸出手掌面向他道。
  “这句话该我说,你又引用人家的词语了,好,你请客我出钱,其实按照绝大多数人的观点我是输了,太阳是东升西落的,不过我老是怀疑前人是不是搞错了,他们编字时干什么把东叫东,把西叫西,把人叫人,把猪叫猪,如果东是西,西是东,人是猪,猪是人,那多好啊,要是前人把过去的思想变一下,那又
  是另一种时代了,要是前人把当时的知识都变一下,那又是另一种发现了,要是没有数字世界而是另一种语言所描叙的世界,那就没有电脑了,而取代它的将又是另一种更高级的机器了。要是不是人类主宰这个世界而是另一种生物主宰地球的话,人类也会像禽兽一样成为另一种生物的桌上菜。另一种生物也会像人类一样说:嘿嘿,今天又有人腿,人蛋,人掌吃了;明天我们用人渣做实验;可恶的人们,老是喝我们的血,吃我们的肉,连蛋也不放过。”阿贵又胡言乱语。
  我崩溃了,不知如何回答,这么变相的语言留给另一种生物研究吧,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温饱问题,再这样我早晚会横尸于此地。嘿,阿贵到此时又没方向感了,连我也卷入其中。
  “阿贵,你说完没有?”
  “好了,不过现在我们先去运动一下。放心,少不了你这顿的。”阿贵说道,接着就换运动鞋,抱着篮球拖着我一鼓气往操场跑。
  说得跟真的一样,好像是逼他出钱似的,要是换上正人君子不气死才怪,要不是他….鬼才懒得陪他,算了,就随他意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今天就舍命陪疯子。
  一陪他打球。
  二陪他吃饭。
  四陪他洗澡。
  三陪我是绝对不会做的,免得别人说我三陪公子,三陪就留给女生了,因为三陪小姐到处都有。
  打球是此种发泄的最好良药,然而阿贵好像疯了一样,跟我两个人也要来个全场单挑,半场足以宽阔了,搞得我跟着他受气,我实在跑不动就站着看他投,他想投多少个都行,总而言之,今天他是非赢不可。然而,他看到我不去阻拦,他就上来骂我故意放手不是好东西,接着又拉着我上场,我呢上是上了,拦是拦了,可实在是力不从身啊;虽然平时我很能跑,但那是有原因的,可现在我又没有什么动力。阿贵可好,他的动力如同他对她的感情像离弦的箭-------一发不可收拾。我本想做做样子去拦他好让他知道我的确是尽力了,可他还是不放过我,我想让他投球,可他偏不投,他硬要往我身体使劲撞。要不是我同桌,我定破口大骂,打球就打球,撞人干什么,有力气就去撞篮球竿嘛!你以为你技压群雄?有本事就去NBA去挑乔丹,挑姚明啊。拿我这个无名小卒当出气筒,前世是不是跟他有莫大的仇恨,老天注定这辈子要我偿还。不蹂躏他一下,他是不会罢休的,我也疯狂了,要对付他小菜一叠,经过几番争抢搏斗,他输得惨不忍睹。我叫他算了,可他还是那么的执着拼命,他的举动简直难以控制,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赶回寝室。
  肚子早就饿扁了,真怕有后遗征,会不会得胃病。吃饭时,本是胃口大开的,可一看到桌上明明放着鸡腿、鸡蛋、鸡翅时偏想到阿贵的那句:人腿,人蛋,人掌。好难受啊!就算是龙肉也会使人反胃,简直恨透阿贵这小子,搞得我看到鸡时就恐怖,可怕的“鸡”,干什么喜欢“鸡”,能不能换个词不叫鸡?可世人偏嗜好“鸡”。 然而阿贵却大口大口地吃,化悲痛为食欲?他还说:世上本没有鸡,做的多了也便成了鸡;做鸡多自由,不会像人类抛不开道德与法律的双重束缚,它们可以随便交配,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优胜劣汰,符合物种发展规律,它们不会像人类明知对方有绝症也心甘情愿地跟他(她)一辈子并且还留下不良种子。我却不同意他的看法,我认为公鸡比恐怖分子还恶毒,它们根本不理会母鸡的感受也从得不到母鸡的同意一看到母鸡就冲上去想交配,这分明是强奸嘛!阿贵却说强奸有什么不好?公鸡之所以能强奸母鸡说明这只公鸡是优良品种,如果一只公鸡对母鸡强奸未遂说明它不是优良品种。
  从懂事以来我就认定公的欺负母的不管是什么理由都是错,我还清楚地记得小时候看到别人的公鸡对我们家的母鸡穷追不舍,我就会生气,我就会拿着一根鞭去狠狠地追打别人的公鸡。老妈看到就骂我,老妈的教训使我不解。然而当我要求老妈自家也养一只公鸡,其实我是想看到自家的公鸡也去欺负别人的母鸡(尽管是错)多少会给我一点安慰时,可老妈每次都把快成熟的公鸡们给阉了,这使我很不高兴。也许是老妈不让别的小孩把自家的公鸡给打死吧,我只能这样猜。
  “沈君,你怎么吃这么慢?可别浪费啊!”阿贵一手拿着鸡腿啃道。
  “说什么你?好意思你?平时都是人家等你半天……”我端起饭碗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瞟了他一眼道。
  “我告诉你,以前我吃饭是习惯用一边嘴,今天我试着同时用两边嘴,你看,够快了吧,呵呵!”说着他好像有点哭的样子。
  阿贵大口大口地扒饭,大口大口地咬着鸡腿,扒着扒着,咬着咬着,嘴就不灵活了,下巴开始抽动,手开始发抖,眼里的泪珠不经意就流了出来。
  “阿贵,你…你怎么了?|”我放下饭碗用一种诧异的眼光看真他道。
  “没…没什么,辣…”他咽下一口气,他的头总是有点偏下,他的眼光从无力的眼皮慢慢扩张到我脸上接着又被无力的眼皮遮盖了。
  他反常的眼神,他反常的动作,他反常的语气让我担心不已。
  为了一个女孩,他…他居然用情这么深,区区一位不可求的女孩值得为她哭哭涕涕吗?算什么男子汉?这点打击就要生要死的,以后怎么做大事?看来不找一位小姐来当我所计划的三陪是不行的了。草率地吃完饭,其实我们两个加起来的饭量还比不上我平时的一半,我真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对还是错,是浪费还是奢侈。阿贵付账时我看到老板娘只是一味地笑,是苦笑还是无奈地笑还是势力之笑,我想只有她知道。在回学校的路上,我们之间的距离就像太阳跟地球一般,哪怕只言片语都要埋到地球的中心,就算互相看一眼都觉得是羞辱对方,虽是同在一条路,我们却是两边走。我想开口跟他说点什么都是出于朋友关系之间的互相安慰,然而,我没有找到什么词语比默语更具有理解的作用了。三陪小姐应该起作用了,男人痛苦的时候没有女人在身边肯定容易出事,不是杀人就是自杀,除非他是四大皆空的佛家子弟。趁着找借口去小便的时间去找我们班上的一位女同学帮忙。
  阿莲是我们班脾气最好的一个,打她和阿贵同进入我们班以来,我就被她的性格所征服,她从不生气,不管你怎么气她,甚至拿她开玩笑,她总是摆着一副甜甜的微笑。她甜甜的笑征服了所有的人,因此我们对她也是很客气,从不对她虚情假意,可以这么说她是世上最真诚,最善良,最值得交往的朋友。虽然她长得有一点胖,不过也是一个美女级别,具我所知,我们班上的四分之三男生追求的对象有她。从她的身上我找到秋香的影子,于是乎,有事没事,我就是喜欢跟她说说话,一起思考问题。
  我们的感情从不分裂,反而越拉越紧,异性朋友,说说心里话,大家互相帮助,互相理解,仅此而已。找到她,我把阿贵的情况细细跟她讲了一遍,还不等我开口要她帮忙,她又是甜甜地一笑,然后和蔼地说这事包她身上,嘿,要是阿贵争气一点,就配得上阿莲了,这么好的姑娘哪里找?回到寝室看到阿贵还是默默不语,我就假说阿莲有要紧事跟他谈,告诉阿贵时间地点后,阿贵也没说什么,他默默地出去了。我呢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可我躺着躺着还是不放心,阿莲这么善良,依她的个性,她是不会拒绝任何要求的,万一阿贵有什么不正当的行为那我不是害了阿莲成为千古罪人?
  偷偷地来到我安排他俩见面的地方,为了不做电灯泡,也为了让阿贵把憋在心里的话痛快地说出来,就算是不仁道,当一回小人吧!我要在暗中保护阿莲,免遭“恶人”的欺负。我不是有心去偷听的,我也不想解释什么,解释就等于掩饰。出乎我的意料,阿贵与阿莲是那么的谈得来,他们彼此赞扬对方,彼此鼓
  励对方,应是当世的绝配。我应该大力宣扬才对,可这样就有点对阿莲名誉上的玷污了,不说阿莲的名字就可以了嘛,好,就这么办。听听他们是如何的相容吧。
  “阿莲,我觉得你很善良,很大方,不像我,身材瘦,完全是因为自己脾气不好,小心眼;而你,一看便是大富大贵的相,这和你平时的善良之心很吻合,心态好则身体才长肉,我真的很羡慕你也很仰慕你。”我还是头一次听到阿贵这样称赞别人呢。
  “呵呵,阿贵你太谦虚了,我之所以这么胖,是因为我考虑太少了,反倒是你,你总是为别人着想,你是先天下之忧而忧,所以瘦成这个样子,我倒是仰慕你才对呢!呵呵……”阿莲的笑声总是这么百听不厌。
  其实阿莲也不算胖,阿莲的那句:你总是为别人着想。言下之意就是阿贵不敢表白,这是我的理解。不知道到阿贵悟出了没有。再偷听下去我真的成为小人了,既然他们这么谈得来,就让他们多谈一些,我也做总算做到了朋友的责任,放心回到寝室。不知道过了多久,阿贵默默地回到寝室。他默默地看着我,默
  默地取出洗发水,默默地拿起毛巾,默默地穿起拖鞋,然后又默默地看着我。
  不用说,四陪又是我,洗澡。该睡了。
  “我想我会一直处男,处男这一辈子……”阿会悲情地唱道。
  “阿贵今天又怎么了?”阿狗道。
  “失恋啊!还问,非要我说出来?”老牛道。
  “失什么恋?还没正规过呢。”阿会道。
  “阿贵,真失败,别人谈恋爱不成功十有一,你暗恋都不成功,嘿,惨啊!”阿庆道。
  “哈哈!”大伙笑。
  “阿贵,你爸和你妈是怎么把你生成这个样子?”小球道。
  “哈哈!”大伙笑。
  “你们可以说我,但你们绝对不可以谈论我家人!”阿贵拍着床火道。
  顿时,寝室鸦雀无声。知道说错话了,对极了,在这点上我完全赞成阿贵,谈什么都好,千万不要牵到家人。
  “对不起,阿贵,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不说了,你想怎么样?只要你一句话?”小球道。
  “我想明天不去上课了,沈君,你帮我请一个假,我想一个人到东岗岭静静。”阿贵一语既出,我什么都明白的。
  “行,没问题,这事包我身上。”我爽快道。
  “人家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阿庆道。
  “还不是一句话。”细声细语的,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发的鸟语。
  “告诉你们一件事,今天阿贵遇上了一位‘谈得来’的女孩,阿贵真是幸福啊!”我从帐子里伸出头高兴道,我以为这样多少会给阿贵一点安慰。
  “哦,谈得来?谁?哪位?”他们急问道。
  “问问阿贵啊!”我想勾起阿贵的兴趣。
  “求你们了,让我静静好吗?”发抖的声音从被子里面传出来的,有一点寒寒的感觉。大家“理解”。
  嘿,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为了阿贵,我决定帮他,给他一点做人的自信。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启明星还是一如既往地悬挂在正东方。跟着阿贵来到操场上,一向不喜欢体育的他如今也开始有早练的动向了,他的动作既夸张又狠,非一般热血男儿所能耍得出的。我在想: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恶劣的环
  境将造就恶劣的人才,乱世定出英雄,我多么希望有一天这个世界再次大乱,那我就有机会做回英雄了,到那时我的事迹将传遍整个亚洲变成家喻户晓,我的大名也如雷贯耳了,当我死了之后也会流芳百世名垂千古。我虽不才,但在战场上我定是一个骁勇善战,傲视群雄的铁汗子,我以阿贵的名誉发誓:为了爱,为了和平,我将战斗到死。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钢铁是这样炼成的:烧,用烈火不停地烧,用人类最光辉最神圣的烈火不停地烧做死地烧。不过眼下,还是等过完这段快乐的日子再说吧。一人糟糕殃及群雄,留点时间大家一起清净一下。 


总点击 [3628]   评论  0 查看评论
上一篇:情义永恒 第十九章 失恋是很痛苦的 不经一事不长智
下一篇:情义永恒 第二十一章 八月十五是中秋 有人欢喜有人惆
【关闭窗口】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我要评论
          
评论标题:   可以输入250
 
验证数字: 2 + 1 =
兄弟友情提示
· 请自觉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 兄弟在线坚决抵制不良言行,违者文责自负。
· 如果文章有版权或其他问题等,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 文章注名来自网络的旨在传播共享信息,不做其它用途;注名原创的本站支持原创,但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兄弟在线拥有管理用户与其文章和评论的一切权利,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兄弟在线
兄弟热门文章
兄弟推荐文章
兄弟站内搜索

兄弟感兴趣的文章
兄弟最新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