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兄弟在线   

标题:情义永恒 第十八章 阿贵为何不表白 兄弟我开怀大骂

作者:agui005 来源:http://www.xdlmn.com 时间:2010-05-02

                        第十八章   阿贵为何不表白 兄弟我开怀大骂

  经过我细心的观察,阿贵为何如此的多愁善感,我可以告诉你,原来阿贵这小子和我的处境相差无几,根据物理的磁性原理,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越是相当的排斥就越厉害,怪不得我一见到阿贵就心里痒痒的。
  阿贵这小子居然从初中就暗恋一个女孩直到现在,我问他怎么不向她表白,他竟说会影响她的前程,他还说能每天见一见她就心满意足了。我问他以后打算有什么进展,可他说如果她以后跟了别的男孩,他也会祝福她的;他宁愿暗恋她一背子也不会告诉她的。什么样的女孩会使我们的阿贵如此着迷?我问阿贵她到底是谁,在什么地方。他说她也在同一所学校,至于姓名就无可奉告了,这么亲密的同桌也不坦白,足见他冷酷到底。他还说她很美,很美?美过我的秋香?我不知给他上过多少回思想课,想清洗清洗他的脑瓜,而他依然一意孤行,不听“老”人言,吃亏定在眼前;我也劝他:天涯何处无芳草?况且天下美女多如云,为何独爱她一人?他却说他为了她宁可放弃一切,包括生命。鸟人,比我还厉害,真傻,真像我,不过我喜欢。有时我真搞不明白阿贵这小子到底想点什么,脑子是不是神经错乱,或是脑坏、脑“短路”?他的病犹如流行感冒一样好快就“嫁接”给了我,搞得我的脑子整天充满问号,差点得精神分裂症。我对他说我支持他,他也对我说他支持我。
  可有些事来也来得快,发生也发生得蹊跷,这不,就在今天中午十分……
  “看到没有,就是那个了。”阿贵突然放慢脚步道。
  “什么那个?”我糊涂道,阿贵这小子经常突然冒出一些令人暂时难以理解的词语。说者无意,听者有意,那个就那个,原本没有什么含义,人的思想一旦丰富起来,就会很容易受到外界诸多因素的干扰而产生条件反射,敏感的词语很容易产生敏感的联想。
  “就是我说的那个咯!”阿贵意味深长道。
  “哦,Where?”我添着雪糕左右张望道。
  “那个穿橙色迷你裙就是了!”阿贵定住身体小声跟我道,他的头上下点着。
  “什么?咳~~”我呛了一下,雪糕差点从鼻孔喷出,好难受,赶紧拍拍胸口,清清嗓子道:“这么‘丰满’这么‘成熟’,还‘超短’!真服了你!”我怀疑他是不是审美有缺陷,难道情人眼里出西施?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更像师生恋?
  我无语。哼,那个女生,该长的不长,不该长的倒是长得蛮厉害。
  “喂!前面不穿长裤穿橙色迷他裙的‘美女’,我兄弟有事找你!”我用手指着阿贵道。
  我校“美女”一回头,吓死一头牛;
  我校“美女”二回头,搞得全校男生想跳楼;
  我校“美女”三回头,引得彗星撞地球。
  不过她的回头率蛮高,说明我和阿贵其中一个比较帅,不用说,肯定是我了。
  “不是前面那个,后面的才是。”阿贵用劲把我的手按下小声道。
  “有没有搞错,大哥,不早说,想害我啊?”我以180度角转头一看,傻了眼:脸蛋靓似张曼玉,身材赛过林黛玉,眼神处处留心时时在意,一看便知应该还是处女。天下间竟还有第二个“奇”女子能和我的秋香相媲美,果然是一个扫眉佳人,“还蛮清秀的嘛!如此一个清醇玉女早该认识了!”不过给我打分至
  多给59.99分,因为他刚和一个高大不帅的家伙牵手。
  真为阿贵抱不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干如此不道德之事,男女授受不亲也,比我还大胆,真想冲上去给他两拳,为了和平,抛开情场如战场的大动干戈,我刻意压抑自己愤怒如火花的情绪。虽说“政权”是从枪杆子里出来,但时代在改变,玩刀弄枪早已过时,这时需要的是“辰枪舌战,流言蜚语”,在学校
  打几个广告,再聚天下“英豪”于一室,广纳贤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做到百川归海,人心所向,各尽所能,才能囊括四海,并吞八荒,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在校外招兵买马,少则四五条牌,多则七八名壮汉,我这招君子出马定把你黑社会搅个鸡犬不宁。然而,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像我这么民主热爱和平的良好公民,怎么会死心眼呢?这么下三烂的手段只有那些自以为是、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不可一世的小瘪三才耍得出。
  “阿贵,别灰心,还有机会,公平竞争,你千万不要冲动啊!”说着,我已把他紧紧抱住,生怕他控制不了心中愤怒的火花,再说了,他的情敌当前,绝不可轻举妄动,打草惊蛇;为了顾全大局,还是等到了寝室靠群众的力量从长计议,来个周密的商讨再做定夺也不迟。
  “你又干什么?想抱我你就说一声嘛!想抱我,我会给你的,想抱我,当然不会不给你抱,不可能说你抱了我,我会不给你抱,你不抱我,我却偏要你抱,现在我数三点五下,你快放开我!要不然让人看到还以为我们是‘那个’呢!我不会生气的,我高兴啊,因为她找到一个比我更有安全感的男人了。一般在这种情况下,我不需要别人的安慰的,我会‘自慰’的。好啦,我们走吧!”阿贵面无改色还风趣道。
  我也明白,如果我再说些刺激的词语,这样只能令他更伤心更痛苦,此时做人应该不动口也不动手,世界都这么复杂,更何况做人呢。真是落花随流水,新人胜眷啊!阿贵的桃花运真差,这时我想起那首老歌:命里有时总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早知阿贵这臭小子那般,我就不应该把那还剩一半的雪糕塞进垃圾箱里,浪费粮食可耻!此时恨畜生可畜生偏喜欢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他~~真想虐待这头令人烦心的畜生,老是想着非人类生活,没一点挑战的勇气。我正纳闷得很,我生那门子的气?“你的未来你都不急我急什么?”我开始明白老师所说的这句话,的确。
  回到寝室,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告诉给大伙,是兄弟,听了你就来气;是朋友,听了你就想报仇;是混蛋,听了你就叫惨。
  “阿贵,是哪个混蛋,告诉我们!他是不是嫌骨头不够多?”大伙个个气得想爆炸,特别是老牛,一来气又放屁的,本来是真的气,可他的下面一‘气’就活活把我们的气从上面统统赶出,搞得大家要说的灵感词语全军覆没,为何?书到用时方恨少嘛!没想到自己饱览群书,满腹经纶,积累了这么多经典名句,如今也到了江郎才尽的地步。
  “就是隔壁班那个丑不啦叽的高个子复读生,带一副眼镜就以为很斯文,我呸!”我大骂道,一般总是我爱冲动,爱做敢死队,我愿意受冲动的惩罚。
  “哦,听说人家的老爸是交通局的局长也!阿贵看来你的机会~~”小鹏搭着阿庆的肩膀道。
  阿庆白了小鹏一眼,接着快速踩了一下他的脚。
  “阿庆你个小兔崽子踩我干什么,当心我反踩!”小鹏对阿庆吼了一声,接着慢条斯文道:“我还没说完呢,继续,不过,肥水不留外人田,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对她一往情深,再说了~~”小鹏还没说完又被阿庆打断。
  “说你个头说,留点给我们好没?”阿庆敲了几下小鹏的脑瓜,“再说就弹崩你的鸟头。”
  “喂,你什么意思,随意打断别人的讲话,真缺德,就算我说得多么的诗情画意你也不能妒忌啊!”小鹏经常和阿庆卯上,他俩是天生的一对公敌,有时竟闹到感情破灭,之后又握手讲和。
  “你说的都是一些鸟语,鬼才妒忌,大伙是吧?”阿庆两手叉腰,然后头发干脆向后一甩道。
  “就是嘛,不过我永远站在你们俩的中间。”阿狗拍着床笑道。
  “那我站在阿狗的旁边。”小球乐道。
  “我坐在阿狗和小球的中间。”老牛更乐道。
  “我啊就躺在你们的中间。”阿会更更乐道。
  “莫颠啦,赶快想主意吧!”我回过神,接着就蹲下道:“再颠,我就在你们的中间干这种事了!”
  总算我的举动得到大家的谅解,稍稍调整一下气氛。
  “再说了,阿贵,他再怎么的贱,那兔子也不敢吃窝边草啊!放心,你找个机会,我们会替你出气的,让他知道我们应届生不是好惹的!”大伙道。
  此时,我们的主人公终于开口了,看他的样子,真想打爆他的门牙,刚才在外面是多么的有风度,可一进到寝室,他的虚伪终于暴露得一览无余,我最看不惯他这个样子了,在女孩子面前倒是有几分心疼,而在同性中还来这套,迂腐得有点老掉牙,一点创意都没有,娘娘腔的,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我知道,女孩喜欢男孩的忧虑,是因为女孩具有当母亲的天赋,而男孩恰恰相反,男孩从不喜欢男孩,除非他傻。
  “兄弟,谢谢了,算了吧,我任命了。是问天下情为何物?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算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与人方便与自己方便。”阿贵伤感道。
  他们欲语泪先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人生太匆匆,佳人早已心有所属,知音少,弦断有谁听?难怪阿贵看破红尘,望穿秋水;沉默片刻,忍不住我发火。
  “你个死漂亮一点点的女生,真不知廉耻,亏阿贵对你一片真心,不就穷一点点,不就小个一点点,不就还没向你表白,你为什么不忍耐等等?难道你就这么急着嫁人?你个死女生,论武功凭文采,我们阿贵有那一点配不上你?我们阿贵够适合你的了,你却偏要找一个比自己高二三十厘米的男生,两个走在一起让人觉得是父女关系,看着就别扭,找这么强悍的男人难道只是光为了安全感?难道你这么的垃圾?还有你个死戴眼镜高个子的复读生,找女朋友你不会找一个高一点的,至少和你差不多的,可你硬要抢适合我们阿贵这样身材的女孩,什么意思啊你?高一点的女孩又不会喜欢阿贵,阿贵也要不了高一点的女生。连最适合阿贵的女孩你也抢,真缺德,难道你就这么的狠心,犯贱。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优胜劣汰,物竟天择?可生命是用来抗争而不是可恶的淘汰啊!这世界真黑,就连我也快被列入这淘汰的行列;还有你个死阿贵,你就这么的胆小,这么没用,这么可恶?考虑一下兄弟的感受好不好啊?还有你们几个,发什么呆啊?没见我发膘啊!我的动作酷吗?好了,我爽了,到你们了。”我爽道,因为我一面骂一面把他们的被子啦,内裤啦,口中、牙膏、牙刷啦,卫生纸啦,桶啦,摔得满地都是,够带劲的,顿时地上一片狼藉。
  “好啊!到我们了,该死的阿贵,应该上吊自杀;该死的女生,应该被秋后问斩;该死的复读生,应该服毒自尽,残酷一点,应该被行禁宫;该死的沈君,公共财物你也敢摔;该死的沈君,别人喜欢关你屁事;该死的沈君,别人是为后代着想嘛;该死的沈君,秋香这么漂亮有钱偏喜欢你;该死的沈君,被子你也共用;该死的沈君,内裤你也共用;该死的沈君,连口中、牙膏、牙刷你也共用;更该死的沈君,就连卫生纸你也共用;最该死的沈君,连唯一的马桶你也要共用!”他们爽道,把我的私人财产摔得更惨。
  “Stop!你们爽够了吧,喂,你们干什么?你们撬马桶干什么?”我一面收拾物品看着他们神经疯狂道。
  “惨啦,刚才不小心把阿贵的钥匙摔进马桶里了,都怪你,还不来帮忙!”他们撬道。
  真是的,发火过度了,捞命伤财就不说,最重要的是影响了芸芸众生的美丽心情;不过适当发火对身体是有利的,没想到,为了爱情,人便失去了理智,特别是我们这帮顽皮的牛仔,不过我还是可以控制自己的火候的,刚才发火只是偶尔发生罢了,发生这种事也是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他们就不同了,他们还年轻,真是后生可畏啊!
  “你们寝室是怎么搞的!乱七八糟的,造反了还是想找扣分?”门卫叼着烟怒发冲冠进来火道。
  “有老鼠,好大一只老鼠,老鼠钻近马桶里了,我们怕它把马桶给堵住了,对不起,我们会很快收拾好的!”我们狡诈道。 
  上天这辈子要你守寡你就得守寡,上天要你这辈子打光棍您就得打光棍,为什么守寡的不能和打光棍的一起过日子呢?我无语。也许我考虑这个问题太离谱了,或许我根本不适合考虑这个问题,一点实际意义都没有。 


总点击 [3471]   评论  0 查看评论
上一篇:情义永恒 第十七章 快马加鞭进高三 与阿贵这小子斗
下一篇:情义永恒 第十九章 失恋是很痛苦的 不经一事不长智
【关闭窗口】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我要评论
          
评论标题:   可以输入250
 
验证数字: 7 + 1 =
兄弟友情提示
· 请自觉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
· 兄弟在线坚决抵制不良言行,违者文责自负。
· 如果文章有版权或其他问题等,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处理。
· 文章注名来自网络的旨在传播共享信息,不做其它用途;注名原创的本站支持原创,但不代表同意其观点。
· 兄弟在线拥有管理用户与其文章和评论的一切权利,并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兄弟在线
兄弟热门文章
兄弟推荐文章
兄弟站内搜索

兄弟感兴趣的文章
兄弟最新影视